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余姚 > 文化余姚 > 余姚民俗 > 岁时节物

中元鬼节演甲戏
发布日期: 2011- 07- 22 20: 56 浏览次数: 字体:[ ]

  旧俗农历七月十三日,传说是阎王爷让各类恶鬼放假数天,丰都城的鬼门关大开。所以这段时间,城乡都要演“目连戏”娱鬼。目连戏,所着服装件件破旧简陋,故俗称衣冠不整、器具破烂为“目连行头”;演员又大都是业余的,他们有的是农民,有的是豆腐师傅、泥瓦匠、轿夫、打铁匠、撑船头脑等。你举我、我荐你,凑成一定数量便临时搭成一个班子,到各地演,秋风一起,即使解散,各做自己的本行去了。
  目连戏演的主要是《目连救母记》,这是一个佛教故事;进进出出的满台是鬼,真所谓“做夜目连戏看夜鬼”。因为目连戏在开演之前,老早在舞台边上高高地挂起许多纸糊帽,五彩缤纷的,颇具艺术的魅力。平日是忌戴纸糊帽;据说只有鬼才戴纸帽,惟有演目连戏,只要自己愿意,人人都可以戴一戴。原因是目连戏一开始便是《起殇》,台上除王灵官是演员扮的。其他如“鬼王”、“海鬼”(即鬼卒)全由当地的群众自发上台去演。他们个个脸抹锅灰,脚蹬草鞋,赤膊短裤,手执钢叉,王灵官一声令下,全体海鬼在鬼王的率领下,一一跳下舞台,直向义冢、孤坟堆奔去,在坟前吹响凄厉时目连号头,算是去邀请各种鬼类跟着看戏去。接着回到戏台,正本开始。故事的大意是目连戏(本家名叫傅罗卜)之母刘氏大做恶事,甚至以狗肉馒头斋僧。于是,刘氏被阎王派鬼卒夜叉用五管镋叉攫走,投入地狱,罚地受苦。目连为了救母,以盂兰盆施食,用禅杖敲开地狱之门,救出母亲。这些剧情其实并不受人欢迎,人们最爱看的倒是穿插在故事段落之间的几出生活小戏。诸如《王婆骂鸡》、《泥水作打墙》等等。这种小戏多是演员即兴编造的。平时,他们把耳闻目睹的社会丑事全记在心里。演出时临时塞进去,所以全都是讽刺揭露社会丑恶现象的喜剧,是一个个戏剧化的笑话,一幅幅社会家庭的讽刺画。比如,有一出小戏叫《张蛮打爹》。说的是张蛮的爹被张蛮所打,他对观众说道:“从前我打爹的时候,爹逃了末就算数哉。现在呢,我连连逃走,这畜生还是追着要打。唉!”还有一出叫《扒灰佬观画》,一个老人走进厅堂,对着所挂的—幅大学画高声念道;“太阳出来红澎澎。新妇洗浴阿公张(即偷看)。公公也,偷来张,婆婆也,嘴角哼。唔,唐伯虎古画,高难!高雅!”又有一出叫《泥水作打墙》,演的是一个笨头笨脑的泥水匠,打了一整天的墙,竟把自己封在墙里面了。幸好他的—把“泥刀”也被他糊里糊涂地当作砖头打进去了,他说:“人关里面也就算了,泥刀岂能打进去?我将来靠什么家生(即工具)吃饭?”于是手握刀柄,努力一撬,墙全撬倒,白辛苦了一整天。这些都能引得观众捧腹大笑。最后演《黄巢》,杀人八百万之后,阎王才把所有的鬼统统关了进去,目连戏就此结束。目连戏,还有一种哑目连,演的全是哑剧。解放初姚西北马渚、泗门还上演。

 

分享到: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