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市民生活 > 百姓故事

郑春龙:在田野上践行为农初心
发布日期:2019-11-20 浏览次数:字体:[ ]

在河姆渡镇,不论是镇村干部、种养大户,还是普通农民,只要一提起镇农办干部郑春龙,没有一个不夸奖的:业务精通、技术全面,是个“土专家”;工作认真、作风朴实,是农民的贴心人和河姆渡农业发展的“大功臣”;为人低调、任劳任怨,是一头默默奉献的“老黄牛”……

郑春龙三十多年如一日,为河姆渡镇特色农业产业的发展壮大,为当地农民的增收致富发挥了顶梁柱的作用。

立志为农服务

郑春龙是土生土长的河姆渡人,高中毕业后务农多年,与农民、农业、农村结下了深厚感情。1985年,他进入当时的罗江乡农科站从事农技推广工作。自此,他的工作岗位一直与“农”字深深结缘,他也把为农服务当成自己的志向。

1987年,当时罗江草席厂因出口业务需要,急需发展万亩蔺草生产基地,厂里缺技术员,乡党委考虑再三,决定派郑春龙到草席厂指导农民种植蔺草。郑春龙之前从未接触过蔺草种植,对相关技术知之甚少。乡里委派他去,主要是考虑到他热爱农业,身上有一股钻劲和干劲。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郑春龙一边拜师学艺,一边在自己的承包田里种植搞试验,同时与市科技局、市农技推广总站专家一起研讨种植技术,很快就摸清了蔺草种植的门道,成了远近闻名的蔺草种植“土专家”。

1995年,郑春龙进入河姆渡镇农技站工作没几年,恰逢事业编制人员分流,有的同志选择承包农业综合经营服务部做起了生意,有的选择调往别的乡镇,有的选择去高校进修充实知识。而郑春龙却想着镇农技推广站有100亩的试验基地无人承包,就毅然决定承包该基地。此后,他在试验田中从事水稻新品种试验、水旱稻套种技术研究等,还悉心钻研水稻机械抛秧新技术,为全市推广这一技术作出了示范。那段时间,他出门一身净,进门一身泥,虽然干得很辛苦,却乐此不疲。100亩稻田,加上当时机械化程度还较低,自然少不了要雇用小工,郑春龙由此被同行戏称为“地主”。

这个绰号,有些老同事至今还在叫,他也爱听这个称呼。因为,正是这段难忘的经历,让他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质,提高了为农服务的本领。

3年后,郑春龙又回到镇农技站,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自己热爱的岗位。为了不断提高为农服务本领,他边工作边学习,先后在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省委党校函授学院参加学习,2007年又进入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学习农业技术与管理,并在年近五旬的时候,获得了高级农艺师专业技术职称。

上世纪90年代,河姆渡镇茭白产业发展迅速,病虫害防治成为基层农技人员的一项重要任务。有一种由气候条件引起的非虫类病害“锈病”,发病率较高,得病的茭白叶子上像生了铁锈一样,用手一摸,有一层红色的粉末。

为了找出致病原因、发病规律、防治办法,郑春龙在省农科院、市农技总站帮助下,开始潜心研究。他在多块茭白田中分别选定几株茭白作为研究对象,整整两个月时间,不论天气炎热、刮风下雨,他坚持两天一次深入田间,仔细观察病害程度,及时向农户发布病虫警报。同时,他试用了多种农药,经过多次对比,最终确定了防治效果最佳的农药,成功解除了锈病的威胁。

2005年前后,河姆渡镇的农田里突然爆发了外来物种福寿螺灾害。福寿螺繁殖速度快,产卵数量多,专吃茭白嫩叶和茭白肉,给当地种植户造成了不小的损失。郑春龙又积极参与到防治福寿螺的研究中。在有关专家的建议下,他在一小块茭白田里试养了甲鱼,一段时间后发现效果出奇的好,田里的福寿螺被甲鱼吃得干干净净。茭白田套养甲鱼成了农户防治福寿螺的首选,并由此诞生了河姆渡镇一个新的农业特色产业。

以郑春龙为主参与的“茭白主要有害生物灾变规律和防治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课题获得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此外,他的科研成果还分别获得过省科学技术二等奖、省农业丰收二等奖,以及宁波市、余姚市科技进步奖、适用技术推广奖等,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10余篇,并被评为市十佳农技员,成为一名名符其实的农技专家。

从单季茭白到双季茭白

“没有春龙主任,就不可能有现在河姆渡镇茭白产业和茭白田甲鱼产业的喜人局面。”这句话在河姆渡全镇上下已经成了共识,难怪圈内人士在提到河姆渡茭白这一话题时,都会为郑春龙竖大拇指。

郑春龙从镇农办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几年了,但只要一提起他,平时老实巴交的茭白种植大户李如君就能打开话匣子,言语间充满着感动。

李如君在江中村承包了50多亩土地种植茭白,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茭白第一次生锈病的事,当时他对这种新病束手无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郑春龙。电话打过去后,郑春龙很快就请来了市农科所技术人员,一起到他的田头进行现场指导,“本来我用的是防治水稻纹枯病的传统农药,后来在春龙主任指导下,改用了一种无公害的新药,效果非常好,帮我挽回了不少经济损失。”李如君说。

对此,江中村经济合作社原副社长、10多年分管村农业工作的王岳其也深有同感,他说,江中村茭白种植面积最多时有3000多亩,全村60%多的村民依靠茭白增收致富,“春龙主任啊,真个出足了力!农户只要遇到问题,一个电话,春龙主任随叫随到。每年,他还会为村民举办多次茭白种植技术培训班,让农户们受益不少。”

在负责茭白产业工作最初一段时间里,郑春龙的工作日程每天都排得特满。为了弄清楚二化螟这一害虫的生长规律,他每天上班前都会先去田里查看性诱剂里二化螟的数量,准确掌握其产卵、孵化周期,以便尽快推算出危害茭白的时段,及时编写农情,向茭农发布信息及防治措施,最大限度减少茭农的损失。下班后因为常常有茭农来办公室咨询,他通常要比同事迟个把小时下班。当时他的儿子正在读小学,妻子不会骑自行车,就干脆让儿子自己步行三四里上下学。儿子读六年级时,夫妻俩又让儿子独自骑车上下学,后来被老师发现才作罢。

“他呀,工作起来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儿子从小学到高中,家长会他只去过一次,还是老师家访后提出来的。他爸爸住院动手术,都是我和叔伯们一起操心、照顾的,他心里只有茭白,还有那些个甲鱼……”提起往事,郑春龙老伴和蔼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带有嗔怪的复杂表情。看得出,她认为就家庭而言,丈夫是不称职的。但说归说、怨归怨,深明大义的她还是从心底里支持丈夫的事业。为了支持丈夫在基地里搞试验,本来做裁缝工有着较好收入的她放弃工作,陪着丈夫起早摸黑在田里忙碌;为了支持丈夫搞好茭白和茭白田甲鱼产业,她默默地挑起了家里的一切重活累活。

“没有老婆的支持,这么多年我是很难坚持下来的,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绩。”憨厚的郑春龙只能用这样朴实的话语表达自己深藏在心底的对妻子的那份感激和歉意。

肯钻肯研,无疑是郑春龙的一大秉性。在郑春龙眼里,为农服务是应尽职责,但科技兴农,选育茭白新品种,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更是重中之重。河姆渡当地农民原来种植的都是单季茭白,每年9月份上市,品质一般,价格也不高。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郑春龙与市、镇农技人员一起选育“河姆渡双季茭白”。经过试验,他们改变原来用茭白游离苗播种的方法,采用茭白老墩种植,使茭白的成熟期提前至7月份,从而实现了一年采收两次的目的。此外,他还选育、引进和推广了30多个茭白新品种,使河姆渡茭白的上市时间大大延长,一年中有7个月都有新鲜茭白上市,而且品质更好、价格更高,极大地提高了当地农民的种植积极性。

河姆渡镇先后建立了余姚市万亩茭白特色农业产业基地、茭白设施栽培星火示范基地、宁波市蔬菜标准化生产科技示范基地、浙江省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基地、茭白种植国家农业标准化示范基地,被命名为“中国茭白之乡”。这些成绩的取得,郑春龙可谓居功至伟。也难怪,有些想象力丰富的同事,在提到河姆渡茭白这一产业时,就干脆冠以郑春龙“河姆渡茭白之父”的雅号,虽然他本人听后老是罢手,坚决不承认,还再三关照他人别叫,但这个雅号还是一传二、二传三地传开了。

除了茭白产业,河姆渡茭白田甲鱼产业的发展同样离不开郑春龙倾注的心血。

小泾浦村甲鱼养殖大户钱爱忠告诉记者,他养殖甲鱼十多年,郑春龙对他的帮助和支持多得记也记不清了。种苗引进、技术培训、质量控制、产品销售,每个环节郑春龙都倾心参与,就连甲鱼塘用什么东西围起来防止甲鱼跑掉这样的小事,郑春龙也和养殖户一起商讨,选择最合适、有效的材料。“他每个月都要来我的养殖场四五次,我有什么问题,也会第一个找他,总能帮我解决。”钱爱忠说。

小泾浦村是河姆渡镇养殖甲鱼最早的村,经过十多年发展,如今养殖面积超过400亩,其规模在宁波市首屈一指。小泾浦村党总支书记李接丰告诉记者,在郑春龙的关心帮助下,小泾浦村甲鱼养殖业得以健康发展,市场前景越来越好,年产值达2000多万元,户均增收三四十万元。

永不停歇的“田野守望者”

“郑春龙同志从农办主任岗位退下来后,身退心不退,工作上勤勤恳恳,态度上任劳任怨,打个比方,他就是一头勤勉干事的‘老黄牛’,他扎实的专业知识和优良的工作作风是我们农办同仁学习的榜样和追求的目标。”在河姆渡镇农办采访时,一提到郑春龙,无论是现在的新主任、新来的年轻干部,还是已退休的同事,都向记者传递了这样一种心声。

郑春龙今年58岁,4年前从镇农办主任岗位上退了下来,成为一名普通的机关干部。所谓船到码头车到站,按说他可以轻松下来了,可是郑春龙并没有这么想,也没有这么做,“为农服务是我的初心,为农服务没有止境,只要党和政府还需要我,广大农民还需要我,我就应该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继续踏踏实实地把每一项工作做好,认认真真地站好最后一班岗。”郑春龙这样对记者说。于是,镇政府的同事们每天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他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有领导或同事来找他商量工作的,也有农户来找他帮忙解决问题的,他一如既往地默默当他的“老黄牛”。

镇农办的年轻干部胡俊峰是2015年进入河姆渡镇政府工作的,当时郑春龙已经不再担任农办主任的职务,但在小胡印象中,郑春龙的工作热情并没有因此减退。“我们有一个农产品质量检测实验室,春龙主任是农产品安全监管员,在茭白上市季节,每天一大早就带着我到田头,第一时间抽取新鲜茭白样品,带回实验室做农药残留检测,并做好信息发布。”除了这份额外的工作,郑春龙还兼任镇里的气象协事员,每年要编写和发布10多期农作物病虫警报。

2016年,河姆渡镇南部的车厩、五联、东澄、河姆渡四个村纳入四明山区域开发范围,镇党委、政府实施了涉农的“古越寻踪”项目建设,郑春龙肩上又多了一个重担,景区入口形象提升、道路两侧绿化、美丽乡村建设……每一个工程建设现场都有他的身影。为了建设好从庙下至虹岭的一条登山古道,他多次赴现场踏勘。山上杂草丛生,没有像样的路,甚至还有野兽出没,他随身带着一把柴刀,劈草开路,10多公里的山路,走上一趟需要约4个小时,光体力就是一个严峻的挑战,而这样的奔波,他差不多一个星期就有一次,古道沿途留下了他坚实的足迹。经过努力,这条古道顺利建设完成。

在郑春龙的工作笔记上,还记着多项正在或即将实施的工程建设项目:古越寻踪项目的后续提升工程、东澄村的稻田公园、河姆渡村的中药材种植基地、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等。

今年10月中旬,为进一步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人员的整体素质和综合业务能力,全面提升余姚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水平,市农业农村局组织了一次为期5天的赴省级农业教育实训基地培训活动。作为农产品安全员的郑春龙,始终把农产品质量安全放在心上,觉得这是一次很难得的学习机会,因此,尽管镇领导早就通知他那些日子要有记者来采访他,但他还是选择去培训。

培训回来后,记者问及收获,郑春龙显得很兴奋,认为这次培训对今后管理农产品质量安全更有针对性,“现在生活条件提高了,舌尖上的安全问题显得越来越重要,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是全社会的福音。而这些措施的落实,需要我们这些基层的安全员扎扎实实去抓才会真正见效,才能保证让老百姓吃上放心的农产品。”经过这次培训,郑春龙的决心和信心更强了。

爱学习是郑春龙长期养成的习惯,尽管工作繁忙,但他依然积极参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读原著、听党课、参加夜学和专题学习会,收获颇丰。他说,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基层干部,初心变没变、使命记得牢不牢,要由群众来评价、由实践来检验,把农民的事、农业的事、农村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认认真真地做好,就是他的初心和使命,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永远是。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