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市民生活 > 百姓故事

谢庆康: 从粉笔到多媒体,见证时代变迁
发布日期:2019-04-11 浏览次数:字体:[ ]

“我是1949年10月1日在上海出生的,1962年7月从上海回到家乡泗门定居,初中毕业后,参加过生产队劳动,做过临时工和民办教师,1973年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正式教师,一直工作到2009年10月退休为止。1981年4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近日,在泗门镇滨江小区某幢居室之中,泗门镇初级中学退休教师谢庆康向记者描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从最初的粉笔黑板到现在的电脑多媒体,从简陋的校舍到现代化的教学楼,谢庆康感慨教育事业的快速发展。

1975年下半年,师范学校毕业的谢庆康被分配到当时的泗门区兰海公社中学高中部担任语文教师。那时,学校十分简陋,一排平房里分布着四五间教室,教室面积也不大。他所教的班级有62名学生,教室里坐得满满当当,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空气中常常弥漫着一股汗酸味。三年后,谢庆康被调到泗门区夹塘公社中学,这里的教学条件“一如既往”,教室中的许多窗户没有玻璃,每逢冬天,学校只得用尼龙薄膜替代玻璃,西北风刮得猛烈时,尼龙薄膜“呼呼”作响,风不时从缝隙之中钻进教室,学生们冻得瑟瑟发抖。

那时候,除了教室等硬件设施极为简陋,教师的办公用品和教学用具同样缺乏。其间,粉笔和黑板陪伴了谢庆康近30年。“印象较深的还有铁笔刻蜡纸、油墨印考卷。”谢庆康边述说边用手比划,“刚开始时,力度往往把握不好,有时候用力过重,铁笔会把蜡纸刻破,印刷几份考卷后油墨就渗漏导致卷面模糊;有时候用力不够,印刷出来的考卷会暗淡不清。”为此,谢庆康一边虚心向有经验的老教师请教,一边自己琢磨如何刻好蜡纸,最终学会了这门技术。用铁笔刻蜡纸和油墨印考卷,是当时教师必须掌握的基本功之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才得以改变。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和电脑的普及,教师们再也不用刻蜡纸印考卷了。这时,谢庆康已经调到泗门镇初级中学工作,教学条件逐渐好转,他紧跟形势发展,学会了用电脑多媒体进行教学。

谢庆康在农村三尺讲坛耕耘了35载,虽然岁月催人老,但是往事历历在目……

1977年下半年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初出茅庐的谢庆康因为教育教学工作出色,被宁波地区教育部门选拔为高考语文阅卷教师。“那时女儿才出生三天,家里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我去做,但是考虑到组织对我的信任,我就愉快地接受了。那年阅卷时间在冬天,地点在鄞县县委党校,条件艰苦,室内很冷,我批的是作文。”提及往事,谢庆康的脸上写满了自豪。

“教给学生一杯水,教师应有一桶水”。谢庆康虽然是科班出生的师范生,但是随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他觉得面对知识爆炸的时代,很有必要充实一下自己的“库存”。此时,浙江省正好推出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1985年上半年,谢庆康报名参加自学考试。自考没有辅导教师,全凭自己琢磨,而且学习只能利用业余时间,艰辛程度可想而知。白天,他在学校潜心教书,精心育人;晚上,他在家里挑灯夜战,苦苦攻读。

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两年半的努力,谢庆康以宁波市汉语言文学专业总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获得了大专毕业文凭。谢庆康保存的一张奖状和奖品《辞海》可以为证,奖状上赫然写着:“谢庆康同志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绩优异,特授予‘优秀毕业生荣誉证书’。宁波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办公室,1987年9月8日。”此外,他收藏的一份《宁波日报》剪报和一张余姚市首届自考毕业生合影则表明,宁波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首届毕业生共有348名,其中余姚市只有11名。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从教35年来,谢庆康不知带出了多少届学生,虽不能说“桃李满天下”,但现在整个宁波市内都有他的学生。“我在宁波女儿家小住外出时,常常会在街上碰到有人喊我‘谢老师’,有些我认得出,有些则记不起了。”说起这些事情,谢庆康似乎有些尴尬。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好时代,我和老伴都有固定的退休工资,衣食住行用不着过多操心,出门可以不带钱,只要手机扫一扫就行,手机上还可以购买车票、银行转账……”采访结束前,谢庆康一边感慨地介绍,一边与记者互加了微信和QQ。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